當前位置: 主頁 > 瑜伽師地論選講 > 第一卷 本地分中五識身相應地

第一卷 本地分中五識身相應地

書名: 瑜伽師地論選講 作者: 釋生如 更新時間: 2019-09-05 10:45:07

第一卷 本地分中五識身相應地 

原文:云何五識身相應地。謂五識身自性。彼所依。彼所緣。彼助伴。彼作業。何等為五識身耶。所謂眼識。耳識。鼻識。舌識。身識。

釋:什麼是與五識身相應的地呢?包括五個方面:就是五識身的自體性;五識所依;五識所緣;五識助伴;五識作業。五識是指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,與五識相應的地是欲界地。地就是三界中的九地,三界是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,九地就是欲界一地、色界的初禪天是第二地、二禪天是第三地,三禪天是第四地,四禪天就是第五地,再加無色界的四空天的四地就是九地。

和五識身的相應的地是指什麼呢?是指欲界地,只有在欲界的眾生有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,這五識是俱全的。色界的初禪天天人,沒有鼻識和舌識,只有眼識、耳識和身識這三個識,再加意識,第七識和第八識。二禪天以上的天人也都沒有鼻識和舌識,所以與五識身相應的就是欲界地,不包括色界和無色界。

五識身相應地的內涵包括:五識身的自性;五識身所依;五識身所緣;五識身助伴;五識身作業這五個方面。五識身的自性就是五識身自體性是什麼,能做些什麼事業,有什麼功用,五識身的自性是有了別性,有分別的功能作用,叫做五識自性。五識身所依,是說五識依賴什麼法才能出生,五識要依賴於五根,而且是凈色根也就是勝義根,五識才能出生。五識身所緣,是指五識攀緣什麼法,緣於什麼法,五識緣於五塵色法,而且是內色塵。

五識的助伴是指能協助五識運行的法,能幫助五識運行顯現,幫助五識起分別了別作用的法叫做助伴,五識的助伴就是五識的心所法:作意、觸、受、想、思。五識的作業是指五識能做些什麼,能起什麼作用,五識的作業就是了別分別性,能了別五塵。以上這五個方面,總名為五識身相應地,那就是欲界地,因為只有欲界里有具足的五塵。五識身是什麼呢,就是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,這五識身和欲界地相應。

原文:云何眼識自性。謂依眼了別色。彼所依者。俱有依。謂眼。等無間依。謂意。種子依。謂即此一切種子。執受所依。異熟所攝。阿賴耶識。

釋:具體講眼識,眼識的自性是依靠着眼根來了別色塵。眼識所依止的是眼根,眼識的出生必須先有眼根,這個根是指凈色根,就是後腦那個位置的勝義根,阿賴耶識在勝義根變出色塵的影像,叫做內色塵,勝義根觸內色塵,眼識才能被阿賴耶識生出來,所以眼根的勝義根,是眼識的俱有依。眼識的等無間依就是指眼識的開導依,是眼識自體種子。

什麼叫等無間依呢?等就是同類種子,不是他類種子,無間就是沒有間斷沒有間隔地運行,依就是依靠依賴,同類種子相等無間斷地依賴依止着運行。眼識的運行是無數個眼識種子剎那生滅所形成的,就是第一個識種子出生,剎那就在出生的那地方滅去,後邊第二個眼識種子又在同一個處所生出來,剎那間在那個地方又滅去了,第三個種子在同一個處所生出來又在同一個地方滅去,這樣無數個眼識種子在同一個地方剎那生滅,就形成了眼識,眼識才能有分別性。

前一個眼識種子在前邊開導其位,后一個眼識種子才能在那個位置出生,那麼前一個眼識種子就作為後一個眼識種子的開導依,也叫做等無間依。所有的眼識種子都叫做開導依或者是等無間依,除非最後一個種子。第一個眼識生出來不能了別色塵,第二個種子生出來,了別一點點,第三個種子生出來,決定了別,這時就知道色了。

眼識的種子依,是說眼識的種子依靠着什麼法才能出生,是什麼法能出生種子,種子來自於哪裡。什麼叫種子?種子是產生色法和心法的最基本組成成分。眼識有眼識的種子,耳識有耳識的種子,鼻識有鼻識的種子,每個識都有自體種子。所以眼識一定要有眼識種子,眼識才能產生出來。

眼識所需的一切種子,都來自於阿賴耶識,或者叫做異熟識。阿賴耶識里有識種子,七大種子之一,輸送出來,就形成七識,眾生才能有了別的功能作用。眼識自性要依靠種子才能有眼識的產生,種子生成眼識,讓眼識運行,是要有一個依止處的,就是眼識的所有種子執受所依,那就是阿賴耶識異熟識。種子必需依止於不生不滅的阿賴耶識才能存在、輸出和運作,才能形成眼識的自體,就是說阿賴耶識和異熟識是眼識種子的所依。

阿賴耶識的名稱是八地菩薩前使用的,裡面含有七識的貪嗔痴煩惱或者有貪嗔痴煩惱的習氣,八地以前我們叫阿賴耶識。八地以後叫做異熟識,異熟識也有眼識種子,能產生眼識,八地以上的菩薩們一直到佛地都有眼識種子,能夠產生眼識,起到見色的功能作用。到佛地就不叫異熟識,叫做無垢識。

異熟識里有變異生死的種子,生死還沒有了盡。異熟的意思是說,我們現在造的業,作為業種存在異熟識里,在將來因緣成熟時,才受報。受報的時間是在另外的時間,叫做異時,就是在未來才能受報,或者是晚年或者是來世,業緣才能成熟,果報才能實現。或者是異地而報,我們在娑婆世界造業或者人間造業,來世到地獄受惡的果報,或者到天界受善的果報,或者還是在同類身受報,只是地點發生變化了。異類而報,是造業和受報的色身種類改變了,不是同類眾生身。這樣含藏異時異地異類而成熟的業種的心體,就叫做異熟識。

原文:如是略說兩種所依。謂色。非色。眼是色。余非色。眼。謂四大種所造眼識所依凈色。無見有對。

釋:眼識產生所依賴的對象,一個是色法,一個是非色法。色法就是眼根,眼根指眼睛的勝義根,而不是指眼睛的浮塵根,當然也離不開眼睛的浮塵根。如果浮塵根完好,勝義根損壞了,眼識也不能產生,產生眼識必須要有完好的勝義根。

因為眼識是在後腦那個部位的勝義根產生出來的,勝義根完好時,阿賴耶識才能攝取外色塵,在那個位置變成內色塵。內色塵和眼根的勝義根相觸,阿賴耶識才產生眼識。阿賴耶識產生出眼識之處的勝義根,也是由四大種子地水火風所構成,後腦勺那個地方是屬於物質色法,物質色法都是由地水火風四大種子構成的。這個勝義根是凈色根,是清凈之色,它是無見有對的,無見,就是肉眼看不到,因為在後腦勺裡面,大夫通過開刀手術能夠看得見,或者有神通的人能看到,普通人的眼睛看不到。有對是與色塵相對應。

原文:意。謂眼識無間過去識。一切種子識。謂無始時來樂著戲論熏習為因。所生一切種子異熟識。

釋:眼識所依的非色法,就是眼識的等無間依自種子,和種子依阿賴耶識異熟識。等無間依就是說一個眼識種子一個眼識種子連續不斷地生成滅去,相等無間地運行,后種子要依賴前種子開導其位,形成眼識種子的流注,出生眼識的分別性。一切種子依,是指眼識要依阿賴耶識異熟識來生出其眼識種子。含藏一切種子的阿賴耶識,無始劫以來,因為七識心樂着五陰三界世間的戲論熏習,以假為真,而造作了業行。

以此為因,阿賴耶識就存儲了七識的業種,受了熏染,成為含藏生滅業種的阿賴耶識,成為了能夠出生眾生業果報的異熟識。所生一切種子異熟識,這是指第八識,也就是阿賴耶識。因為眾生樂着戲論,把虛妄法當作真實,在三界世間里遊戲,無始劫以來一直搞戲論法,把五陰當成真實的法,把世間當作真實,然後造作身語意業,業種就存入到第八識,依這個戲論為因,就形成了含藏生滅種子的阿賴耶識,這個阿賴耶識也就是眼識所依的非色法。

原文:彼所緣者。謂色。有見有對。此復多種。略說有三。謂顯色。形色。表色。表色者。謂青黃赤白。光影明暗。雲煙塵霧。及空一顯色。形色者。謂長短方圓。粗細正不正高下色。表色者。謂取捨屈伸。行走坐卧。如是等色。

釋:眼識所緣,是色,緣於色法,和內色塵相對,與內色塵相接觸。這個色塵是有見有對的,色塵與眼識相對,眼識能看得見,能夠分別出來。色大略說包括三種,實際上是四種,這裡簡略的講三種,一種是顯色,一種是形色,一種是表色。其中還有一種是無表色,這裡沒有講。顯色是什麼呢?顯是能夠顯示得出來,能夠看得見的,包括青、黃、赤、白的色彩,光、影、明、暗,都屬於顯色,雲、煙、塵、霧也屬於色塵,和眼識相對。

空一顯色,就是虛空、空無,因為虛空是色邊色,這種色邊色也和眼識相對,是眼識所了別的對象。虛空不是真實有,但是眼識能看到什麼也沒有,是空無的,眼識能分別出來對面有沒有色塵,有物之處是色,無物之處是空,所以眼識能分別出空無,這個空也就是一種顯色。顯色就是青、黃、赤、白,光、影、明、暗,雲、煙、塵、霧以及空等等。

形色,形就是形狀的形,這個形狀就包括了大小、長短、方圓、粗細、高下、正和不正這些色法。譬如:一盆花的樣貌和枝體的形態,花枝的形狀;人體的高矮、胖瘦以及身體的各種姿態;物體的長短、方圓這些形狀等等。這些形色就不是眼識所能分別的,眼識只能分別現量境,而形色是要通過分析比較思維才能判斷出來的。沒有絕對的高矮胖瘦長短,是通過比對而得出的結論。

比如一隻鉛筆,與一根木棍相比是短的,與一根火柴相比就是長的,沒有比較,就不能定義鉛筆是長還是短。那麼這種能夠做比較思維的就是意識心的體性,是意識心來進行分別推理判斷的。因此了別形色的是意識心。形色是帶質境的內色塵上所顯現出來的法處所攝色,依帶質境而有,屬於法塵,因此是意識心所了別的對象。

表色,是集聚起來的色相,由於其生滅相續形成的一種假相,前一個色相生了又滅去,后一個色相在緊接着不同位置生了又滅去,無數個生滅的色相連續不斷地集聚起來,就形成了色體的運轉和活動。表面看是真實而連續的,實際上是斷續而虛妄的。由於色相的因緣轉換,所有的色相都不在同一個處所出生,而是在不同的相互連接的處所出生,就形成了色相的連續變化,眾生見了就覺得色體是運動活動着的,其實不是。

這些色相連續地生滅運轉,有時是沒有間斷性地運轉,有時是間斷性地運轉,中間有停止的時候。這些色相運轉的距離有近有遠,色體的活動範圍就有大有小。或者這些色相就在同一個處所不停地生滅相續運轉,比如眾生的坐卧、站立、睡眠,以及憤怒、高興、懺愧、害羞等等這些面目表情。也包括各種物體在原處的生滅變化活動,如燈光的閃爍、陽光的照耀、植物的生長等等。

總之,表色就是有情眾生肢體色身的各種動作,如取捨、屈伸、行住、坐卧。取着或者捨棄某些物品曰取捨,彎腰伸展四肢叫做屈伸,行來去止、起居坐卧叫做行走坐卧。無情物上也有表色,容后再講。這些色都表達了有情顯現於外的各種行為造作,他人能見,自己也能知,故稱為表色。表色是假色,是依物質色法而顯現出來的法處所攝色,在帶質境的內色塵上所顯現出來的法塵,眼識不能分別,是意識所分別的對象。

原文:又顯色者。謂若色顯了。眼識所行。形色者。謂若色積集。長短等分別相。表色者。謂即此積集色生滅相續。由變異因於先生處不復重生。轉於異處或無間或有間或近或遠差別生。或即於此處變異生。是名表色。

釋:下邊進一步講顯色、形色和表色。什麼叫顯色?顯色就是光明等所顯現出來的差別色。一個是物體本身的明暗度不同,所顯現出來的色彩就不同,就有了青黃赤白等色彩的差別相。一個是外面光明的明亮程度不同,就出現了光明和陰影、明和暗等等差別色相。青紅赤白由於在不同光明度的照耀下,也會顯示出不同的色彩差別。

由於地球等星體的自轉和公轉,星球上的各種物體以及虛空被太陽光線照射的範圍程度就不同,其明亮度就不同,物體和虛空就會產生各種不同的亮度,或者非常明亮,或者比較暗淡,或者是漆黑一片。所以光明也是有差別的。黑暗也有差別,有特別漆黑,有微黑等不同暗色,這些差別也是由於投射過來的光線不同的緣故而產生的。暗相有許多差別,光明本身也有許多色彩的差別,物體色彩有差別,我們所見的這些顯色都有差別,所以顯色就是一種明亮的差別性,是眼識所了別的塵相。

形色,就是長短等積集差別,色體上顯現出來它有多長、多短、多方、多圓,這些長短方圓的差別相就叫作形色,屬於法處所攝色,是意識心所了別。

表色,是業用為依轉動差別。就是由於某種業緣,眾生色身為適應生存的需要而產生的各種運轉和活動,這些運動和活動由於各種色相的生滅相續而產生了色相的變化,或者是空間位置的相續變化,這些運動的,能夠運轉的,依靠着各種業緣所產生的各種差別色相就叫表色。比如手、手指頭、胳膊、腿、頭、眼睛的運轉性、變化性就叫作表色。

原文:如是一切顯色形色表色是眼所行眼境界。眼識所行眼識境界眼識所緣。意識所行意識境界意識所緣。名之差別。

釋:如是一切顯色、形色、表色,是眼識所行的眼識境界,也是意識所行的意識境界。我們在分別色塵的時候,是眼識和意識兩個識心同時來分別,眼識不能單獨分別色法,意識也不能單獨分別色法,必須是二者和合共同分別色法。眼識分別粗略的顯色,意識分別細微的法處所攝色,就是形色、表色和無表色。兩個識必須相依共存,眼識不能單獨運行,不能單獨分別色塵,必須依靠着意識心。意識心依靠着眼識才能分別色塵上所顯現的法塵。意識心不能單獨分別色塵上顯示的法塵,必須依靠着眼識才能完成分別。

意識能夠單獨分別的,不是色塵上的法塵,不是五塵上的法塵,分別的是獨影境。祂能單獨分別夢、定中的法塵,不依賴五塵而有的法塵,包括散亂心所緣的法塵。這時的意識心叫做散位獨頭意識、夢中獨頭意識和定中獨頭意識,所了別的法塵與五塵上顯現的法塵有所不同。眼識要想分別色塵,一定有意識,共同的來分別、運轉,眼識不能單獨的自己來分別色塵,不能單獨的看一本書,不能單獨的看陽光、看黑暗、看虛空,不能單獨運作。眼識要運作,一定有意識來配合,二者和合運作來完成見色的功能作用。

原文:又即此色。復有三種。謂若好顯色。若惡顯色。若俱異顯色。似色顯現。

釋:顯色分為三種,好的顯色、不好的顯色、不好不壞的顯色。還有具有與顯色不同性質的,依顯色而存在的類似於色的法處所攝色,如形色、表色、無表色,這些色也分為好、惡和不好不惡。眼識所對應的色塵也分好、壞和不好不壞三種,好、壞、不好不壞的色塵是以意識心為主所分別出來,所能感受到的。眼識也能分別和感受到顯色的好壞和不好不壞,比如說太陽光突然照射過來,非常刺眼,眼識馬上就感知到,並且會迅速地躲避,這是眼識分別的。具體到光線有多麼刺眼,多麼明亮,多麼幽暗,多麼柔和,那就是意識心通過比較和想象或者是現量所分別和感受的。

意識會知道色塵好和不好,眼識也知道,眼識分別的比較粗劣,比較淺顯,比較直接,只分別現量境。意識得通過思唯分析比對想象來進行了別,有比量和非量,有時候也是現量了別。了別光色,外面的色塵到底是好還是不好,通過比較、通過思唯來得出的結論,那是意識心所做的事,眼識當下就知道,馬上就躲避,或者馬上就接受,並且會多看一會,生起貪心所。

原文:彼助伴者。謂彼具有相應諸心所有法。所謂作意。觸。受。想。思。及余眼識俱有相應諸心所法。

釋:下面講眼識的助伴,什麼叫助伴呢?就是與眼識同時生起,助於和伴隨眼識運行的心所法,幫助眼識生起和產生分別功能作用的心所法,叫作助伴。這些助伴是什麼呢?就是五遍行心所法,眼識有自己的心所法,叫做作意、觸、受、想、思。眼識只要現起運行,就要用這些心所法,依賴這些心所法,才能夠運行。比如說作意,眼識得把識心注意力引到色塵境界上來,特別注意這個色塵,專註於這個色塵,這個叫作意。作意了以後,眼識一定會和這色塵相接觸,眼識要觸色塵。色塵是在後腦部位生起的內色塵,不是外界實質的物質色塵,眼識只能觸內色塵。

觸了以後,眼識本身會生起各種感受,苦、樂、不苦不樂三受。比如觸了太陽光,眼識馬上覺得刺眼,就會躲避開,或者遮住眼睛或者閉上眼睛,這就是苦受。受了以後,會產生想心所,眼識的想心所就是了別、取善惡相或者不善不惡相。眼識知道這是光色,而且是刺眼的太陽光色,它就了別了這個色塵相。然後生起思心所,思是決定和造作,決定是什麼?決定是要躲開這強烈的太陽光,行為造作就是會馬上閉眼或者馬上躲避遮擋。如果是喜歡的色塵,眼識的五遍行心所法,會連續不斷地出生運作,直到了別完成,對於色塵很清楚很滿足為止。所以眼識心生起來時,必須依靠着這些個心所法來運作,就是作意、觸、受、想、思。

眼識的心所法,除了五遍行作意、觸、受、想、思之外,還有其它與眼識相應的心所法,比如五別境,善十一,貪嗔痴煩惱以及隨煩惱等等這些心所法。

原文:又彼諸法同一所緣。非一行相。俱有相應一一而轉。

釋:這些心所法,同一所緣,都同樣緣於一種色塵相,緣於同樣的色塵而運轉。比如眼識要緣太陽光,五遍行心所都緣於太陽光,作意於太陽光、觸於太陽光、於太陽光生受生想,緣於太陽光起思心所,生起業行。眼識要緣桌椅板凳,五遍行心所都

會緣於桌椅板凳,不會各緣各的色相。同一所緣,緣同一色相,非一行相。雖然五心所法所緣一色,但是各有各的運行行相,互不相同,比如作意是一種運行行相,觸是一種運行行相,受是一種運行行相,想是一種運行行相,思是一種運行行相。它們運行的行相不一樣,但是所緣的都是同樣的一種色塵。俱有相應一一而轉,五心所法共同聚在一起,一一運行,互相照應。所以眼識的心所法,所緣的色塵肯定是同樣的,它們的運行行相卻是不同的,這樣心所法共同和合運轉,眼識才能產生一連串的分別的功能作用。

原文:又彼一切。各各從自種子而生。

釋:又彼一切各各從自種子而生。這一切的心所法都從眼識的識種子而生,從自種子生。自種子就是眼識的種子,都是從眼識的種子而產生這些心所法,隨着眼識而生,隨着眼識而有。當阿賴耶識輸出眼識種子,產生出眼識的時候,五遍行心所法也就隨着出生了。作意心所首先現行運作,在種子位對於色塵就警覺起來了,之後就會觸色塵,再以後就有受、想、思的心所一個接着一個地運行起來,都是對於眼前的同一個色塵來運作,就是對後腦部分的內色塵的運作。

眼識的運作,對於色塵的了別,一定要依靠着這些心所法才能運作。那我們就能知道,阿賴耶識的運作是依靠着什麼來運行的,祂也是依靠着第八識的五遍行心所法:作意、觸、受、想、思,這樣阿賴耶識才能運作,就會產生一切法,變現一切法出來。其它幾個識都是這樣依靠着心所法來運行,來了別。

原文:彼作業者。當知有六種。謂唯了別自境所緣是名初業。唯了別自相。唯了別現在。唯一剎那了別。

釋:那麼眼識的五遍行心所法的作業是什麼,都能作些什麼事業呢?眼識的心所法其業用有六種,能作六種事業。第一種,唯了別自境所緣是名初業,眼識心所法只能了別與自己相對應的境界,就是色塵境界,不能去了別聲音,不能了別香塵,不能了別觸塵,只能了別色塵,而且只能分別勝義根處的內色塵。這是對沒有修到六根互通的眾生而言,已經修出六根互用互通的眾生除外。了別自境所緣,是名初業,這是第一種。

第二種唯了別自相,意思是說,作意有作意的業用,只起警心的作用,只起引心向境的作用,不能去觸,不能生受和想,不能去思造作業行,總之就是各個心所不能超越自身的界限。第三種唯了別現在,就是說眼識是現量,能了別當前現量境界,不了別過去了的色塵,也不了別將來的還沒有出現的色塵。五遍行心所只緣當下色境,唯了別現在,現在當下看到什麼就是什麼,眼識不用作分析,不用作推理判斷,不用去比量比較,也不會生起想象思維。

第四種,唯一剎那了別,因為識種是剎那生滅的,在同一位置,一個識種生了,又滅去,就了別了這一剎那,回到阿賴耶識里。下一個識種生了又滅去,了別了第二剎那的色塵,又回到阿賴耶識里,後來的識種子依序都是如此,剎那了別,了別當下的剎那,所有的剎那了別都連續起來,形成了連續不斷的眼識的分別識別性,眾生就會覺得自己是一直在見色,覺得這個功能非常真實可靠,這就是我和我所擁有的功能作用,屬於我所有,於是就執著這個見色的功能作用,不能捨棄,這樣就會生死不斷,苦惱不斷,所以眾生實為愚痴可憫。

原文:復有二業。謂隨意識轉。隨善染轉。隨發業轉。又復能取愛非愛果。是第六業。

釋:這其中隨意識轉又分為二種,一是隨善染轉,二是隨發業轉。隨意識轉,就是隨着意識一起了別色塵境界,生起各種心行,眼識不能單獨了別和起心行。眼識依止於意識,隨於善染業緣而流轉,隨着善緣,就作善分別,造善業。祂有善心所,就有相對的不善心所。隨着惡緣染緣,就作染污的不善的分別,也能作不善不惡的無記性分別,因為祂有善惡無記三性。眼識有喜歡看的色,有不喜歡看的色,有時也表現為對於色塵沒有喜厭的舍性。對於喜歡的色,會生起貪心所,造作貪業,對於不喜歡的色,會生起厭惡,造作惡業,也會造作不善不惡的業行。

當太陽光太明亮刺眼時,眼識不喜歡看,就會躲避開。對於柔和的色彩比較喜歡,就會多看幾眼,有時就隨緣看也行,不看也行,所以眼識有心行,有善噁心行,還有不善不惡的心行。隨善染轉,就是隨着善業和惡業的種子緣來運轉,善緣種子現前,就做善分別,心行就清靜;惡緣種子現前,就做惡分別,心行就染污。

再一個眼識隨發業轉,什麼叫做發業呢?就是說眼識的緣已經具足現起來了,由意根作意於色塵,思量決定要了別於色塵,那麼阿賴耶識了知意根的心行,依據業種業緣就變現出色塵和色塵上的法塵出來,眼識現起的九緣具足了,於是阿賴耶識就會出生眼識,眼識就會依意根的指令,作意於色塵,觸色塵,領納領受色塵,就了別了色塵,繼而生起思心所,決定取捨。這樣眼識不斷地作意,不斷地觸,不斷地受,不斷地了別,直到確定了色塵無誤、看夠為止。當眼識具足了業緣,眼識就必須去觸色,繼而眼識的行陰就產生出來了。貪嗔痴業種現前時,眼識一定要去作意於色,觸於色,不斷地覺受和了別於色,生起各種心行,以滿足自己的貪嗔痴心行。

外面的很多色塵,本來不看也可以,不知道也可以,因為業障的關係,意根沒有被降伏,攀緣就不斷。眼識本身的攀緣作意也就會不斷現起,不斷地對各種有用和無用的色塵生起作意和觸,行陰就會不斷地運行不滅。眼識見色以後,意識心再生出各種心行,生出那些善惡無記的心行,導致意識思維分別不斷,心就不得寂止,這一切都會作為業種又存入阿賴耶識里,將來生死業緣就不斷。

眼識的產生就這樣隨業而轉,業種現起,業緣現起,眼識就必須產生。所以有時候,明明這個東西不應該去看,可是因為業緣的原故,就是要想看,明知道不該看,還是要去看的,這叫隨發業轉。眼識現起的業緣成熟,九個條件都具足時,眼識必然會生起,五遍行心所就開始運行,眼識就了別了色塵。有時我們一睜眼,不管喜歡不喜歡見色,眼前的一切色都會看到,不管遠近,盡收眼底。

第六種,眼識能取愛非愛果。取就是執取,愛就是喜歡,果就是色塵,就是識別的對象。貪求和厭離棄捨,這兩個對立的方面都是取的意思,誤以為色塵為實有的,才會作取捨分別。喜歡的色塵就貪取、多看,有時還看不夠,不知止足。不喜歡的色塵,就想躲避、捨棄、馬上離開,不想再生起作意趣向於這個色塵了,於是思心所決定不再看了。取和舍都劃歸於取,隔離、躲避或者主動的想要,這都叫執取。這樣就執取了喜愛和不喜愛的色塵,喜歡的色塵,眼識了別的時間長一些,心所不斷重複輪流現起;不喜歡的色塵就想躲避,這叫取着愛非愛果,所以眼識心所法有這六種性質。

目錄 查看全部目錄 設置 設置閱讀器
字號,背景等
書頁 返回到書頁
×
設置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 蘋方 黑體
字體大小:
A- 18 A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