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生无边誓愿度
烦恼无尽誓愿断
法门无量誓愿学
佛道无上誓愿成

生如法师网站LOGO

意根正解

作者: 释生如 分类: 唯识法义 更新时间: 2020-11-29 12:48:30 阅读: 4336

第十二章 意根与睡眠

一、做梦是因为意根的攀缘执著性导致的,意根因为有遍计所执性,在没有断除其执著性之前,对一切法或者是某些法一定要攀缘执著和不断惦念的,因此睡觉时意根也不肯寂静下来,仍然在攀缘六尘境界,仍然要思量一些法,对所经历的事情仍然念念不舍,自己又没有很强的分别力和思考力,祂就要制让意识心完成祂所要做的事情,意识心就得被生出来,按照意根所攀缘的对象,来进行分别活动,这些分别思惟等等一系列活动就是梦境。

因为梦中不受粗重的色身拖累和限制,意根攀缘到哪里,意识就能跟着分别到哪里,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,自由随意,所以梦里一会儿天上,一会儿地下,一会儿过去,一会儿未来,都可以联系到一个梦境里,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大多是跳跃性的、不连贯的。俗语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就是在说意根。思,就是意根白天在思量惦记着的人事物,晚上不知不觉,就出现在梦境里,都是意根攀缘出来的。如果意根能够减少攀缘,睡觉就能安稳,不会再做梦了。

要降伏意根的遍计所执性,就要通过意识心的如理分析思惟活动,说服引导意根,让意根不再贪执世间法,这样不仅不再做梦,平时白日里的妄想也能减少和消失。意识通过如理思惟,说服引导意根的过程,就是降伏其心的过程,通过正确佛法的如理闻思,如理的观行方法,把我见断除,之后才能真正的降伏其心,从而断除烦恼以及烦恼习气,我执才能断尽,意根不再执著五阴世间,得到解脱,修行才小有所成。

二、睡着前后都有意根的活动,要修到相当的程度,才能观察到意根的各种活动,要在意识和意根转识成智,初地二地菩萨以后的事了。醒过来前后的一刹那的活动,没有意识,只能由意根来观察,但是意根必须转识成智才行。睡着以后就没有意识了,醒过来之前,也没有意识,睡着的过程中,意识渐渐微弱下来,以至消失,醒过来的过程中,意识渐渐出现,及至能了别六尘,这中间意根起了很大的作用。祂一直存在着,一直在起用,在控制指挥意识,掌握睡着和醒过来的全过程。祂能了知一些事情,只是了知得不清楚,有时还错乱了别。

三、睡着无梦的时候,六个识都灭了,只有如来藏和意根还在运行着。这时意根一直在缘着法尘,攀缘内外法,如来藏就随顺着意根一直变现法尘。意根虽然能笼统概略的了别一切法,但因为意识灭了,意识就不知道。在睡着时如果没有重大特别的事情,意根也不特别攀缘,不想有什么造作,意识就不会出现,也就没有梦境,这就是无梦的状态。

有梦的时候,是意根缘虑重,执著一些法思虑一些法,如来藏就依之不断变现独影境,并且要生出意识来了别造作,心行就不断地造作出来了,这就是做梦。梦中心识会随着梦境而转,梦里却不知是梦,还以为是现实境界,把一切人事物都当作真实的,于是心行不断出现,与醒着时一样。因为梦中没有肉体的遮挡障碍,识心的了别造作,就不受时间处所的限制,就好像是有神通了。

比如在中阴身的境界里,因为没有实质的肉体的遮障,就会出现神通。鬼神以及非人等等,他们都没有实质的肉体,就有神通,天人也没有肉体的遮障,也有神通,所以神通不应该成为我们追求的目标。我们醒着时,现实世界其实与梦境是一样的虚妄,但却都把六尘当作真实存在的,于是就生出各种觉受,产生各种身口意行,然后增长无明,就流转于六道生死,苦恼无量。

四、意根执著攀缘不断,六根总是触六尘,如来藏于中产生六识来了别处理六尘。如果不产生六识,虽有六尘,也没有识心去了别,就不知六尘。当身体疲乏时,意根知道身体疲乏需要安歇,对六尘的攀缘就减了,六识的分别性越来越弱,以至于消失,我们就渐渐入睡。

如果意根了别的法尘特别重大,如地震、非常大的声音、非常亮的光、刺鼻的味道、有人摇晃他的身体、或者内急,意根知道有大事情了,但祂自己没办法处理,就会唤醒六识出来观察和处理,身体出现特殊的情况也是这样。如来藏根据意根的意愿产生六识,或者少于六个识,我们就慢慢醒来了。如果身体睡了一段时间,稍微恢复疲劳了,意根知道后,又想了别法尘,如来藏就会变出意识出来分别,梦境就出现了。

有修行的人就知道是在做梦,修行好的人在梦里会看护好自己的心,不造作恶业,并且还会修行一些善法。所以从梦境中的行为,就能看出我们修行的层次。活动了一天身心都疲劳了,意根就不想了别六尘,六识渐灭,就睡着了。天快亮时,或身体已经恢复疲劳,意根觉得应该有五阴活动、应该了别六尘了,如来藏就会产生六识渐渐了别六尘,就醒过来了。醒来以后,识心仍然是与梦里一样颠倒,一样执取一切法为真实。只有开悟以后才能小醒过来,成佛后是彻底清醒过来,永远不再颠倒了。

五、失眠是怎么回事

我们每天身体的疲劳和轻安等等情况,意根都知道,如来藏变起的身根相分,意根都能缘到,因此也能做简单而粗浅的了别。当意根了别到身心已经疲劳到一定程度时,就会作主让身体休息、睡觉,自己也不再做过多的攀缘,这样就渐渐减少了六识的了别,最后六识灭掉,就进入睡眠当中。每天里身体的疲劳状况和六识的疲劳状况,意根都能掌握,然后根据情况决定是休息还是不休息,是灭掉还是不灭掉,这都是意根作主决定的。

疲劳是属于触尘,在这个触尘上有法尘的显现,意根能缘到,意识心能了别,身识也能感觉到触尘,意根就会知道触尘如何了,应该如何处理,就会作抉择了。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,意根就会决定睡觉,自己减少攀缘,让六识灭去。可是如果意根有重要的事情要攀缘,要思量,意根一边决定睡觉,一边继续攀缘,意识心就会不断地思来想去,不能灭去,那就会失眠了。如果后脑的神经系统出现病变和障碍,不能自律,不受控制,法尘还是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胜义根,那么意识就要不断的识别,因此不能灭去,这是失眠的一种原因。

如果身体太疲乏了,意根虽然决定睡觉,可是祂还会攀缘极度疲乏这个触尘,那么身识和意识就要不断地了别,就不能灭去,也就有失眠的现象。或者是勉强睡着了,可是身体特别疲劳或者特别疼痛,意根觉得事情很严重,又不知道具体情形,于是就要唤醒意识和身识出来了别,我们就会从睡梦中醒过来,来感受身体的疲乏和疼痛,再进行处理。

还有一种情形,神经衰弱也是睡不着觉。神经衰弱是意识心的思虑、意根的思量过重,心里总在担心、惦记一些事情,意根由于思量惦念过多,就会促使意识不断地思虑、思考这些事情,念念不忘,因此不容易睡着,这就是神经衰弱的失眠现象。意根越惦记的事情、越看重的事情,越不愿意让六识心灭去,就总让六识心来了别、考虑这些事,由于思虑过重,睡不着觉,就表现为神经衰弱,不能自制内心的思念和攀缘。

六、睡着无梦时也有内相分的色尘存在

六根触六尘,生六识,六识出生的前提条件是先有内相分的六尘。睡着无梦时,如果没有内相分的色尘存在,那么意识和眼识都不会出生,众生就不会醒过来。所以睡着时,无论眼睛闭与不闭,内相分的色尘是一定存在的。否则,天亮时意根就不知道天亮了,不知道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别人拿手电筒照,意根也不知道,那么人就不会醒过来。

即使阿罗汉入灭尽定时,仍然会有内相分五尘,和法尘的存在,让意根缘着,否则阿罗汉就不会出灭尽定。有人打坐时闭着眼睛,可是仍然能够看见眼前是亮的,有白色的或者是黄白色的光。禅定浅的人,闭眼时,眼前是一片黑暗,禅定再深时,眼前是红色的光,再深时,眼前是白色或者是黄白色的光,不是黑暗的。即使是黑暗,也是色尘的一种,都是内相分色尘,是如来藏所变现。这说明,眼睛闭与不闭,如来藏都会变现内相分的色尘。同理,其他五尘也如是。

睡着时,意根仍然能缘到六尘,能了别六尘境界,如果六尘境界很特殊很重要,需要处理一下,意根自己不能处理,就需要六识这些工具来处理。意根没有色身和六识的配合,对于六尘境界就无可奈何,所以只要意根有所企图,都要利用六识和色身来完成自己的心愿,否则纵有凌云壮志,也无所作为。

七、人从睡眠当中如何醒过来

人从睡眠当中能够醒过来,一般情况下,是意根觉得身体休息好,已经恢复疲劳了,或者是已经到了该醒的时间了,就想有五阴的活动,想了别六尘境界,于是如来藏生起前六识出来活动。意根自己不能有五阴活动,必须让六识在色身上起作用,才能有五阴活动,这必须有如来藏来配合出生六识,意根生起思心所时,如来藏了别到意根的心行,就会流注出前六识的种子,六个识就出现了,于是人就渐渐地从睡眠当中醒过来。

而在醒过来之前,是没有六识的,只有如来藏和第七识,如来藏把身体的各种状况以及周围环境都变现出来,意根依此了别到身体状况和环境,觉得应该起床了,于是就醒过来。或者是意根在睡前设定好起床时间,到时间意根就生起思心所,如来藏就会配合出生六识,人就醒过来了。还有一些醒过来的特殊情况,都是意根决定应该醒过来,如来藏就会出生六识,人就醒过来。

八、每个人每天因什么而醒过来

意根的攀缘性包括了对时间的攀缘,由于长期做同样的事,意根养成了习惯,什么时间该做什么,意根都知道,这叫作惯性。每个人习惯于什么时间醒过来,也是意根的惯性,世俗所说的生物钟,就是指意根的惯性。如果计划某个时间要做什么,意根就要一直攀缘,然后到那个时间,意根就作意之后六识出现,人就醒过来了。

但是意根不会具体了别时间,因为时间仅仅是个名相,是心不相应行法,没有实体,不是实法,意根不解名相。时间是依据一定的物体色相而显现出来的,比如太阳光落到色尘上所显现出来的光色、明暗色等等,如来藏变现出来这些现象以后,意根缘到,就了别起思量,知道这时候应该醒过来,于是作出抉择,要有五阴活动,人就醒过来了。晚上到时间就定时睡觉,也是意根养成的习惯,是意根的惯性作用。

如果心里有事而睡不着觉,这是因为意根在严重地攀缘着某种尘境,惦念某些事情,意识就要翻来覆去地思虑意根所攀缘的事情,思虑过多时,意识无法灭去,就不能睡觉。这时候就得用药物强制性地灭去意识,才能睡着,学佛人就用念佛念咒的方法,依靠佛菩萨的力量加持,心得到安稳,去掉杂思乱想,才能睡着。为什么药物能让人睡着呢?因为药物能够麻痹阻塞大脑的传导神经,使得某些六尘没法正常在胜义根处现起,于是六识灭去,就睡着了。

九、人在睡梦中,有识心的存在,就有识的功能作用,有识阴、受阴、想阴和行阴。无梦时,六个识灭,但是六根还在,意根攀缘着六尘境界,如来藏通过六根还在依据外六尘变现着内六尘,只是没有六识来了别。身根等五根还在作用着,那么这时就有身行,有呼吸、心跳、脉搏、血液流动、细胞新陈代谢等等活动,不同于死人。因为意根还在攀缘着色身,那就有寿暖识的活动。

如果意根决定离开色身,比如一个人心灰意冷,不想活了,如来藏了别到以后,就会随顺意根的决定,离开色身,人就死亡。如果一个人病得很重,身体几乎不能用了,但是他的意根非常执著色身,不肯离开,如来藏就随顺意根,也不离开色身,继续陪伴意根维持生命活动,色身仍然会有微弱的功能作用,病人就要痛苦地勉强活着。所以意根的执著性和决定力是非常强大的,虽然如此,也不离业缘,强不过业力。

十、如果睡眠中有意识心的存在,就是没有睡着或者睡得很浅,或者是在梦中。这样的话,意识休息就不充分,第二天肯定会疲乏。真正的睡眠,意识心是断灭的,而意根不灭,如来藏也在。意根还在攀缘着六尘,如来藏就要不断的变现六尘,只是没有六识来了别,就不知道任何事。其实这时六尘都存在着,胜义根里有六尘。如果有特殊的事情出现,意根想知道是什么事,又没办法详细了知又想处理,如来藏知道后就变意识心出来了别和处理。

睡着无梦时有法尘,意根与法尘相触想了别,意识出生触法尘,分别法尘。而且前五尘也存在,这些六尘是意根作意攀缘,如来藏显现出来的,随后眼识或者耳识身识等就会被如来藏产生出来,了别出现了什么情况。有时是尿急,有时是有强烈的光,有时是有大的响动,有时是有人在推醒他,有时是疼痛等等情况。那就是说,睡着无梦时,意根还是在攀缘不静止,祂不睡觉,如来藏也不睡觉,祂们两个都在坚守岗位,各尽其职。如果意根想离开色身,如来藏也就随着离开,人马上就死亡。意根不离身,如来藏就持身,维持色身的一切生命活动,如来藏在,色身就有寿暖识,就是个生命体。

十一、睡着时,因为觉得被子重,就自动翻身,尽管自己当时不知道,这时也有身识和意识的作用。翻身也是识的功能作用,身根本身是被动的接收器和传输器,如果没有识的作用,根就是木头石头。意根想翻身,六识出来就让身体动转,这时有微弱的身识和意识。意根为什么作主翻身呢?因为被子重,意根与此法尘相触,知道对身体有影响,身体受压不舒服,就让身识和意识出来了别一下情况,再进行处理,于是身识和意识一起翻身。

如果翻身的次数多一点,睡眠就不好,第二天就要感觉疲惫,因为身体没有休息好。如果睡着翻身不是六识的作用,那么在昏迷时,意根想挪动身体,就应该能挪动得了,可是昏迷时,身体是不能动的,尽管意根总想让身体活动起来,让自己清醒过来,但是做不到,必须是六识帮忙才行。

在半夜翻身时,由于身体疲乏,意识心弱,不一定能反观到自己的运行,意识心强弱的程度不同,反观力也不同,所以有人知道自己半夜是什么状态,做了什么,有的人却不知道,不知道的时候,睡眠就深沉,睡眠质量好,但是也有意识快速而微弱的了别,意识微弱时,几乎感觉不到意识自己的存在和运行,意根的作用突出。意根直接了别的内容,很多时候,意识心不一定知道,意根又没有名言,无法表达出来。

十二、梦境与修行

梦境随意根的攀缘而有,由意根控制。身体疲乏时,早上就做梦,在梦中意根想起床,可是身体疲乏起不来,意根也知道,但还是想醒过来。半醒之时,脑子不清醒迷迷糊糊的,于是意根就决定让意识怕打自己的后脑勺,让自己清醒过来。可是拍打时,手碰不到后脑勺,说明梦里没有身识。

意根能明了身体情况,能明了时间,祂有自己的思心所,有自己的思量性,有自己的造作。学佛深入到意根以后,祂也与精进心所相应,不再贪睡,梦里也与白天所学法相应。如果意根贪嗔痴烦恼很重,做梦时也同样让意识造作贪嗔痴烦恼。有时意识能反观到,有时意识反观不到,能反观到时,意识是觉悟的,还算有修行,能控制一下自己的贪嗔痴行为,其心行也是不错的。如果根本不造作贪嗔痴烦恼业,那就更好了。如果梦里控制不了自己,修行还不得力,还需要努力。

十三 、做恶梦时为什么容易醒过来,而普通的梦不容易醒过来?

做恶梦时,意识在梦里非常害怕,总想躲避离开梦里的境界,意根知道后,就会决定躲开梦里的境界,于是了别梦境的独头意识就转变为五俱意识,五俱意识出现,五识之一也随着出现,五阴就醒过来了。刚醒过来时,意识心里还是怕怕的,思惟一会儿,知道是做梦,就缓过神来不怕了,也可能回想梦中,心还会有余悸。

为什么心有余悸,心里怕怕的?因为意根经历了梦境,依靠着意识的了别,知道梦境可怕;醒过来后,意根还是知道梦境可怕,因为祂执我心重,五俱意识依靠意根,就感觉心有余悸。但是五俱意识并没有经历梦境,经历梦境的是独头意识,二者虽然是同一个意识,了别的境界却不尽相同,有些差别。五俱意识还是能多多少少的回想出梦中的境界,毕竟是同一个意识,前世的事就回忆不出来了。

普通的梦,意识在梦里感觉一般,不欢喜也不惧怕,不想躲避,意根就不决定从梦中醒过来,那就仍然随意根的攀缘继续梦下去,不会从梦中惊醒过来或欢喜激动而醒。因为意根不太执梦境,醒过来后,意识也不容易回忆出来,往往是淡忘的多。

十四、问:夜半睡着无梦,突然火灾出现,就醒过来了,醒过来后意识心肯定存在,醒过来前一秒有没有意识心参与?

答:醒过来是由意根了别到火灾这种重大而特殊的事情后的决定,意根也有一定的了别能力,也能了别粗略的法尘境界,也能自己独立作抉择。即使意识存在时,意根也能独立作抉择,不听从意识的安排和建议。多数时候,意根都是独立作抉择,并不听意识的分析劝导,有些众生的意识也不懂得分析劝导。

当火灾出现时,意根决定醒过来,意根触着火的情况,知道不好,知道这件事非常重大,很危险,但是自己不能躲避和解决火灾,就决定快速醒过来,于是意识眼识出现时,五阴身就会出现快速的应急反应,这是意根控制的,意识来不及细分析。当然火灾这个法尘是由外五尘而来,意根知道严重,就想让意识快速了别,于是意识出生;意识单独了别不了,五识之一眼识随之就出现,与意识共同了别;独头意识就改为五俱意识,于是五阴醒过来;意根决定起床,五阴身就起床,或者躲避或者想办法灭除火灾。在睡梦里的意识是独头意识,醒过来的是五俱意识,五识之一必须出来一个,众生才能醒过来。

意根不能了别太具体的六尘境界,否则意识就没有用了,意根自己玩就行,在昏迷和死亡时祂也不怕,因为祂可以不用依靠意识,自己能代替意识的活动,事实上不是这样。

十五、睡着无夢時怎么会有冷了拉被子、挠痒这些事

睡着无梦时,虽然没有六识,但是如来藏还是会照样通过六根变现六尘在胜义根里,意根知道必须让色身休息,以恢复疲劳,就不想了别这些六尘境界,不会现起思心所想了别,如来藏也就不会出生六识来做具体了别。但是意根还会照样触各种法尘,因为其了别慧劣,祂不太了解法尘的具体内容是什么。当法尘出现重大变化时,意根就想了别到底是什么状况,如来藏知道意根的思心所,就会随顺着出生意识心出来了别,五识当中的某一识也得出来与意识同时分别,这样才能半睡半醒地处理一些事情。

当房间内冷的触尘变得越来越冷时,意根触到,觉得必须处理一下,于是如来藏就变出身识和意识了别冷的触尘,二识把了别的具体内容传递给意根,意根就决定盖上被子。如来藏就随顺意根变出身识和意识把被盖上了。身体痒也如是道理,都是意根了别身根的特殊情况要处理解决,自己不能解决,只能依靠六识,如来藏随顺变出身识和意识,来处理身体痒的问题。处理完之后,意根知道身体没有休息好,就不想再作什么,意识和身识就灭去,继续睡觉。

十六、什么叫作睡觉?是谁在睡觉?如果说六识能睡觉,六识却灭了;如果说意根能睡觉,意根却与白天一样在活动;如果说如来藏睡觉,如来藏却从来不发生变化,任何时候都要不断的变现六尘和输出意根识种子;如果说身体睡觉,身体犹如木头,木头怎么能睡觉?

睡觉这种现象是如来藏随顺意根的需要,与意根共同合作出生的法,是虚妄不实的,实际上没有睡觉的人存在。意根知道身体疲乏,需要休息了,就决定不了别六尘,不让六识造作出身口意行,让色身休息,以补充色身所需要的能量,少消耗一些能量。于是五识灭去,意识也渐渐灭,身体代谢减缓,活动减弱,色身得到休息和滋养,第二天色身才能继续工作。

我们再思惟六识需要休息吗?精神疲劳是六识疲劳吗?六识不需要休息,因为六识不消耗能量,不是由四大物质生成的,也不需要四大物质的补充。六识的识种子,如来藏刹那刹那源源不断的输送出来,不会断绝,只要意根需要的话,如来藏永远都会输出识种子,以维持六识的存在,前提是业种允许,色身条件允许,业缘允许。精神疲劳不是六识本身的疲劳,而是色身出现了一些状况,四大不调和,如来藏变现在胜义根的六尘境界有障碍,影响六识的正常运行。

意根了别到这个状况,就决定休息或者睡眠,这样就能少消耗或者不消耗四大物质,休息好以后,四大物质调整好了,也比较充足了,六识出生,就能正常运行,这才显得精神饱满、神采奕奕。因为身体四大不调和,所须营养不具足,五尘的传导就受到阻碍,六尘变现出来就不顺畅,六识的运行就不正常。从外表上看,好像是精神疲劳,实际上是色身的物质需求跟不上了。当这种情况出现时,意根就决定不让色身再运行,决定休息或者是睡眠或者是补充物质能量需求。

十七、意根在梦里梦外的功用

在梦里意根的作用非常突出,各种功能作用也比较明显。白天意识活动很活跃,往往就能掩盖意根的各种心理作用,观察力不强的人,很难观察到意根的深层次活动,只能观察到意识的表面活动,很多时候把二者的活动混在一起分不清楚。睡着以后,无梦时就无意识,一切的心理活动都是意根的活动,但是却不容易被意识所知。一般人的意识,思惟和观察不了意根的活动情况,这里暂时先不说如来藏的巨大功用。

有梦时意识虽然有思惟了别活动,但其作用力非常弱,意根的习性、心行、遍计所执性、思量性等等功能作用就能突出显现出来,意根固有的习性和执著性以及烦恼性,也都跃然于梦境中。这时意识思惟力弱,不能控制意根,意根的心行就没有遮掩。尤其是意根烦恼执著性重的,梦里都完完全全表现了出来,意根在白天的心思也能在梦里表现出来。

意根与如来藏一样,从来不休息,一直都在工作着。可是祂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,一般学佛人都不知道,也观察不出来,于是就认为意根比较清闲,做不了什么事,好坏事都是意识做的,都不知道主动去挖掘意根的心理活动,不希求珍贵的佛法,只会背一些名词概念。

十八、有人做梦,梦见自己的车被压坏了,并且完全消失不见了,于是在梦里感觉心疼死了,醒过来之后,心还在疼。这是哪个心疼?是哪个心的觉受,这样执著和坚固?梦里心疼疼醒了,害怕怕醒了,高兴乐醒了,为什么能这样?都是哪个识的受?梦里的意识,与梦外的意识是一个吗?

能让心疼的就是意根,意根是连续识,前世今生梦里梦外都一样,都存在。梦里心疼梦外同样心疼,一定是意根心疼,因为意根能引发触动身心的变化;意识心疼时,很轻微,如微风轻抚海面,没有涟漪,不引起身心反应。在梦里意根通过独头意识的了别,把梦境当作了现实,当作是真实存在的境界,不知道在做梦,因此对梦境非常的执著,以至于触动身心,引起心疼的现象,以至于疼醒了。醒过来以后,意根深有感触,好像还沉浸在梦中,不知道从虚幻的梦境里醒过来了,以至于心还是疼。

虽然梦中的独头意识已经转换了,可是意根还执著梦境,独头意识就要回忆梦中的境界,也有感触。其中意根的觉受比较深细,根深蒂固,很难改变,意识的觉受比较浅和浮,容易改变,遇境就能受到境界的影响。

从这里可以看出,意根的受不是舍受,否则就不会引起身心那么大的波动了,不会疼醒、乐醒、哭醒了,不可能醒过来之后,还接着哭、接着乐、接着疼。断我见,断觉受,断觉知,断除意根的我见、觉受、觉知,才是最难的,断意识的所有知见觉受觉知都比较容易。

十九、意根在睡着时,如来藏仍然触外六尘,通过五根传导在胜义根里变现出内六尘。意根依如来藏能见能触如来藏变现出的一切法,那么一切法不管大小、重要和不重要,意根都能见能了别到,不单单能觉知重大的法尘,非常细微的法尘也能觉知到,比如心脏的跳动声、呼吸声、身体哪里疏通、哪里堵塞、哪里痛、哪里痒等等,意根都能了别了知,如果很在意觉得重要,才让意识出来处理,否则就照样安安静静的睡觉。

但意根对一切法只能了别个大概,不细致、不清楚,这样大概粗略的了别,就可以让意根判断出是否重要,是否需要六识出来微细了别,并且做处理。意根在睡觉时,了别到法尘与平常没有什么差别,就判断为不重要,知道身体需要休息,不想让六识出来了别,对六识就没有驱动性,让身体继续休眠。当法尘比较特殊、比较重大时,意根就会决定应该具体处理一下,于是如来藏了别意根的思心所,配合出生意识,意识就出现,了别意根想了别的法尘,五识之一也要出来一起了别,才能了别清楚;当五识都出现时,人就彻底醒过来。

如来藏能了别身根,也能了别前五根,意根借助于如来藏,也就能了别五根情况,对五根就有驱动性,能指挥五根的运转。意根也能决定五根的生命力,如果意根决定放弃五根,离开五根以后,五根当下就与木头无别。

二十、做噩梦时尽力挣扎要逃离梦境的是意根还是意识

意根对色身的控制,是在一定条件下,才能做到的,如果条件不允许,意根就没办法操控自己的色身。这时意根受业力的支配,五阴身也受业力的操控。如果意根能完全控制身根,那就没有死亡,没有病苦,没有衰老,没有违缘,没有贫穷,没有灾难。即使是佛,虽然佛没有恶业力,可是佛的意根想要度化众生,度尽众生,如果条件不具足,佛也没办法,也得等因缘具足。

梦境是意根所攀缘、惦记、惦念、执著出来的,与业力相应,与意根的心行有关,与意根的思心所有关。在梦境里,意识思惟分析判断梦境的真实与否,是好是坏,然后意根作抉择,决定要从梦境里挣脱出来。没有意识的思惟判断,就没有意根想挣脱梦境的决定,因为意根不一定知道梦境对自己的影响,不一定知道梦境的好恶。挣扎的一定是意根,也许也有意识的行为,因为意根是作主识,有抉择力,祂把五阴身都当作是自己,对五阴身有执著性和控制权。

意根的作用力远远大于意识的作用力。意根如果想要得解脱,是意识修行熏染的结果。当意根决定与业力斗争时,修行就要往上突破一层,道力就要提升了。

二十一、醒过来是由意根作主决定的

甲:意识心在梦境里知道是做梦,想醒过来,如何才能醒呢?意根了别不出是在做梦,如果意根知道这是在做梦,梦就结束了,意识不会再接着了别和造作,有人追杀也不会躲了。意识在梦中做梦遨游,但是五识没起动,就是一种浅睡眠,五识起动,就彻底醒了。

乙:梦境里的恐怖情景和令人欢喜的场面,意根都不能了别,但是知道梦里的境界太特别,就让意识了别,于是梦里的独头意识就转换为五俱意识,就醒过来了,然后意识再回忆梦境。

甲:好像这样能说通了,醒的标志,一定要五俱意识的出现,独头意识不行,那么梦里的独头意识是如何变为五俱意识的呢?

乙:这就需要意根的指挥了,想不想醒,是意根的事。独头意识在一般的梦境里,不容易转变成五俱意识直接醒过来,得在梦境消失,或者有其他梦外重大事情出现,意根才能让五俱意识出现,从而醒过来,或者是到了固定的起床时间,意根才能让五俱意识出现,从而醒过来。或者梦里的境界太恐怖,意根害怕,就让意识出来躲避,但是意识又不能单独造作,五识之一就得一起出现,这时必醒。噩梦惊醒的事例非常多,由于欢喜过度醒过来也如此。比如鬼压身,意识明明知道,就是醒不过来,因为醒过来是由意根作主决定的。

二十二、睡着时,五根与五尘还在接触,但是意根不作意不决定了别五尘境,五识就不出生,这时五识是不存在的,是断灭的,不管有梦无梦,都没有五识,否则就是清醒的,不是睡着了。意根在睡着时,仍然要触法尘,了别法尘以及五尘。因为意根知道应该让身体休息,不应该让六识了别六尘,意根就不对六尘生起思心所,不会想要具体了别六尘。如果意根对某一法攀缘重,思量重,总在惦念着,如来藏必然随顺,出生独头意识,了别意根所思量和惦念的事情,这就是做梦境界了。

二十三、小孩子半夜做梦尿急,结果就尿床了,这时不仅有六七八识,因为尿床时身行意行出现,微弱的身识和意识出生,那就有四个识运行。做梦时,意识感觉有尿,意根就让意识找地方处理,因为小孩子随处尿尿习惯了,也就不分时间和处所,结果就尿床了。如来藏了别意根的思心所,先唤醒五俱意识出生,独头意识换成五俱意识,身识再出生,就会有尿床、挠痒、翻身等等身行出现。半夜里有这些事情出现,睡眠就不很充足。如果梦境比较多,时间比较长,一夜的睡眠质量就不好。

二十四、梦境是如何出现的

梦境是由意根对所经历过的事和没有经历过的事的攀缘执著而来,如来藏随顺其攀缘性就变现出梦境。意根的攀缘和执著性,属于意根的遍计所执性,意根所有的心行,如来藏都能了知,了知了以后就随顺着意根的心念和业力,现起梦境,让众生在梦中继续攀缘和执著。如果意根不攀缘和执著,如来藏就不会主动现起梦境。

所以有些人修行得力以后,梦境逐渐由浑浊变得清净,由多梦变成少梦,这是因为修行已经降伏了意根,意根受熏以后,无明减轻执著性减少。阿罗汉们的意根由于断尽了我执烦恼,断除了对世间法的贪着性,他们极少有梦境的出现。

梦境之中,有第六识、第七识、如来藏三个识的现行运作,没有前五识,所以梦中的影像很朦胧,与清醒时不一样,清醒时五尘境界都很清晰明了,而梦境里五尘境界不清晰明了。虽然醒后,觉得眼睛看见了色尘,但不能看见人物的色彩,虽然能感觉到色彩,感觉到空旷,感觉到明暗,那只是意识的感觉,不是眼识真正的看见了这些景象,梦中与清醒时所见的境界区别很大。

比如看见前世的人,看见其它世界的人,都不可能是眼识所见,眼识绝对不能看见前世和其它世界的人,否则众生都有天眼通了。没有神通天眼通,眼识不可能看见过去世的人和物,不可能看见未来世的人和物,不可能看见其它世界的人和物。如果眼识能看见,眼根就能与那些色尘相对,事实上,眼根不可能与那些色尘相对,不可能缘到那些色尘。否则眼根就能到前世和其它世界去,身根也就能到其它世界去了,事实上身体仍然睡在床上,哪里也没有去。

梦境是独头境界,是如来藏直接输送种子所现起的法尘境界,只有意根和第六识能缘到,而真正能清楚了别的只有第六识。意根输送出来业种,变现出梦里的法尘境界,是因为意根有攀缘执取性,意根攀缘,如来藏就随顺变现出梦境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就说明此理,正是因为意根思心所的所思所想,意根才变现出梦境来。

二十五、睡眠是谁决定的

睡眠也是由意根决定的,祂知道身体需要休息时,就决定睡觉,不想再了别六尘,这时候就会断掉五识和意识的了别,于是就进入睡眠状态。当然在睡眠里没有六识,只有意根和如来藏,那么睡觉是谁睡觉?如果意根贪六尘境界,总想了别,不肯停止,那就不决定睡觉,六识就要不断的了别造作。意识觉得不睡觉身体就不舒服,可是意根兴趣太浓,六识就得精神抖擞的贪着六尘境界而不灭掉,所以睡觉是由意根决定的。在睡眠当中,意根了别到色身已经恢复精力,不再疲劳,就决定了别六尘,于是就睡醒了,所以醒过来也是意根决定的。

意根遍缘一切法,没有什么法是不能缘着的。意根如果不缘某个法,意识就不能了别某个法,因为意法为缘才生意识。

二十六、睡着时意根是否知道自己在睡觉

睡觉时意根很清楚自己就在睡觉,因为睡觉是意根决定和促成的,祂要照顾色身不要过于劳累疲乏,需要睡眠时,意根就决定不再了别六尘,于是如来藏随顺就不再出生六识,六识灭去,就睡着了。而且在睡觉过程中,意根就不过于关注六尘境界,减少兴趣,尽量不造作,以保证色身休息好。除非有特殊的事情出现,意根处理不了,就让自己的六识工具来处理,这时就会醒过来;或者是当色身休息好了,意根了别到,就让六识出现,自然醒过来;或者是到预定时间,不管是否休息好,意根都会主导从睡眠中清醒过来。

从以上的情况来看,睡眠时意根一定知道自己睡眠,所以祂的表现与清醒时不同。如果意根不知道自己在睡觉,那祂在睡觉时的表现应该与清醒时一样,意根如果不是因为受到某种限制,祂是不甘心自己没有见闻觉知不能清晰了别六尘的,也不甘心自己没有五蕴活动。如果意根因为某种重要的事情需要六识一起处理,就不想睡觉,六识就不能消失,也不可能有睡眠了。

睡眠与醒过来都是由意根作主的,那么自己睡着了,处于睡眠状态,意根肯定是知道的。当意根精进修行的时候,就会决定日夜精进用功修行,不贪睡觉,尤其是修般舟三昧九十天不睡觉时,完全是意根的精进,意根作主决定的。有的人睡得非常沉,即使山崩也不醒,就是因为意根觉得身体太疲乏,不想醒过来,或者是意根想醒过来而身体状况不允许。如果意根了别身根比较疲乏,或者对目前六尘境界极乏味,都会减少攀缘,然后就睡过去了。

二十七、意根到底能反观自己,还是反观不了自己,他的意识如果没有智慧,就观察不出来,也判断不出来意根干了什么正在干什么,意识没有智慧的时候都不知道。所以很多人那么相信自己的判断力,简直没有道理。

就像无始劫来我们如来藏对五阴世界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,可是我们意识无知,根本不知道,又因为无知就否定如来藏的存在和祂所做的功德。你意识不知道并不等于祂不存在,同理,由于无明观察不到意根的运作,不代表意根没有那些功能作用,不能如此如彼的运作。

睡着的时候,意识可以不知道自己睡着了,因为睡着了没有意识,但是意根知不知道睡着了?意根绝对知道自己睡着了,所以意根不想让这五阴身有活动。如果意根不知道自己睡着了,祂就会什么都想造作,然而意根知道自己睡着了,也知道天黑,所以祂对于六尘境界都不想知道的太多太细,六识老老实实的一个都不现起来,身体也老老实实的不动。意根知道是自己在睡觉,所以意根是有反观力有证自证分的,只是意识无法观察意根,他就说意根不知道自己睡着了,没有反观力。眠熟了的情况,意识不知道不等于意根不知道,这说明还是把这两个识给弄混了,把意识的知与不知,当作了意根的知与不知。

同理,昏迷的时候,意根肯定知道自己昏迷了,所以在清醒的缘出现时,努力挣扎着要醒过来,要起来活动。入定时,意根也知道入定,死亡时也知道死亡,在植物人状态,意根也同样知道,所以在这些特殊状态里,祂的心行和表现都与正常时不同。所以有个结论:只有无知的人,才说意根什么也不知,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行。如果意根什么也不是,那么你自己又是个什么?同样什么也不是!因为,你,就是意根!

回顶部